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

【大慶讀本】王如、王芳和大慶的兒童文學“東北軍”之初創

2021-09-07 07:25:04    來源:大慶日報    編輯:張璇

原標題:王如、王芳和大慶的兒童文學“東北軍”之初創

未標題-9.jpg

未標題-10.jpg

未標題-11.jpg

未標題-12.jpg

未標題-13.jpg

未標題-14.jpg

未標題-15.jpg

王如(右二)、王芳(左三)、木糖(左二)在“少年英雄紅色兒童小說系列”新書發布會上。

未標題-16.jpg

王芳

未標題-17.jpg

木糖

  7月15日,“少年英雄紅色兒童小說”系列新書首發式在濟南書博會舉行。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會長白庚勝(國家一級作家、教授、編審),湖南省文聯副主席、湖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少年英雄紅色兒童小說系列”編委會主任湯素蘭,及大慶作家王如、王芳和木糖參加了首發式,并向觀眾介紹了系列圖書策劃過程及創作過程,并就打造IP提出了各自的見解。

  讀者們也許不知道,在兒童文學方面,這是王如的第6本書,王芳的第6本書,木糖的第5本書。而僅僅要在今年出版的,王如、王芳、木糖都各有4本。以他們為主體的大慶兒童文學作家團隊,已經和正在出版的書有8套之多。

  如此的高產,如此的豐收,他們是怎么做到的呢?

  

  前系列·失敗的系列、成功的作品

  ——王如和王芳的試水

  2014年4月23日晚,“2013中國好書”頒獎盛典在央視一套播出,作為頒獎嘉賓,北大教授、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說:“未來中國閱讀的品質與標準,取決于當下兒童閱讀的品質與標準?!?/p>

  這句話對正在看頒獎晚會的王如觸動非常大。

  王如當時就拿起筆把曹文軒的這句話記下來?!拔乙彩且幻骷?,我為什么不能為孩子們寫點書呢?我不敢說會寫得多么好,但至少是積極、健康、向上的,是符合中華民族思維方式和審美習慣的。如此,我們也算是為孩子的成長做出過努力,也為我們這個民族的未來做出過努力?!庇谑?,他抓起電話就和王芳商議,想邀她一起給孩子們寫兒童小說。

  當王如在電話里提到曹文軒時,王芳還是頭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我馬上上網查找曹文軒,發現曹文軒的作品這么有影響力呀!我把曹文軒的作品都買回來了,而且還把曹文軒的講話也找出來看。打動我的是他的另外一句話,‘兒童文學將是孩子一生美好的奠基。兒童文學很可能會影響孩子的一生?!蓖醴颊f。

  當年9月,王如又給王芳打電話,商量寫兒童文學。

  王芳說:“王老師給我打電話那天,我正在陪著一個小孩玩兒。那個小孩兒是從英國回來的,他的媽媽為白頭鶴保護機構工作。這孩子就是小飛龍。當時他媽媽正在接受記者采訪。

  “小飛龍很特別,他媽媽接受采訪時,他就自己乘電梯到樓下玩兒,他媽媽不會管他。但他不會亂跑,一直在門前玩兒,過十多分鐘他再上樓,瞅瞅他媽媽還在那兒,然后再下樓。

  “我看到后對他挺感興趣的,就說帶他去廣場玩。廣場人多,小孩兒也多。

  “這孩子在廣場上飛跑,速度特別快。后來聽他媽媽說,是因為他家附近的孩子們組織了一支小足球隊,整天跟比自己大的孩子們搶足球,所以小飛龍奔跑的速度練得特別快。

  “通過了解,我對這小孩就更感興趣了,還有他媽媽做的那個護鳥的事兒,也很吸引我。所以當王老師說起寫兒童文學,我就說‘行啊!’”

  作品感動讀者,讀者感動作家——王芳自述

  我決定寫小飛龍和他媽媽護鳥的故事。

  因為我對林甸的護鳥工作不了解呀,就聯系林甸動物保護站的站長付建國。我說,我想寫一部小說,但我對林甸鳥類跟護鳥的事兒不了解,我想去看看,你那邊若有這樣的機會,就告訴我。

  等到國慶節放假,付建國打電話告訴我,“北京林業大學專家來給丹頂鶴、白頭鶴做環志,你跟不跟著?這里面有好多故事?!?/p>

  我當時感冒了,身體特別不舒服,一直在打點滴。打到第14針的時候,我開始跟著專家跑野外,早上4點多就出發,帶上面包和礦泉水,晚上10點多才回來,一直跑了十多天。

  專家們做的事就是用“翻車子”把鶴抓住?!胺囎印鳖愃朴趭A子,但是只抓鳥兒不傷鳥兒,他們抓住鳥兒后安上環志(腳環),然后就把鳥兒放了,這樣可以監測鳥兒一路的遷徙情況?!?/p>

  一個多月后,王芳打電話告訴王如,說:“王老師,我完成啦!”

  《小飛龍》是一部兒童文學作品,以大濕地為背景講述了小飛龍與護鳥人的故事,小飛龍和媽媽爸爸的故事。通篇表現人與人之間情感之愛,人類與鳥類共處之愛,人類與自然和諧之愛。

  《小飛龍》出版后,第一個讀者是時任《大慶日報》記者的吳溪。吳溪把《小飛龍》作為與讀者互動的獎品,在2015年年末送給了讀者黃東輝。黃東輝一家三口很認真地讀完了全書,并且把一封長長的反饋信發給吳溪。

  那封信叫“一本書一家人,一生的守護”。黃東輝說,她是一個癌癥患者,在育兒教子方面,書中的許多細節她都有共鳴。難舍、不舍卻無奈生離死別。孩子太小放心不下,媽媽要默默地做許多功課……在讀到第六章“媽媽別離開我”時,雨中墳前,書里書外,都是淚……五歲的女兒含淚對黃東輝說:“媽媽,你一定要長命百歲?!?/p>

  黃東輝蹲下身摟著女兒安慰她說:“媽媽會努力的,所以你要像小飛龍一樣堅強!”

  這封信我接到之后特別感動,黃東輝和她的丈夫陪著孩子讀《小飛龍》,邊讀邊哭。覺得這本書的主題跟他們家很有共鳴,有環保,還有親情,有困境下如何成長和堅強。

  我對王老師說:“王老師,我真的實現初衷啦,我也許真的可以改變孩子的一生?!?/p>

  但后來就不是了,后來太多孩子喜歡《小飛龍》,不停地有各種消息傳給我。兒童文學真的很了不起。寫兒童文學真是太幸福了,真的能改變這么多孩子。

  王芳的創作經歷很奇特。

  2006年至2012年,王芳作為東北三省僅有的4名A級網絡小說女作家之一,發表作品980萬字。然后,轉戰成人文學,先后出版了《別忘了回家》《血蓋頭》《朝天吼》,成為東北現象級作家。再然后,忽然轉向兒童文學,先后出版了《小飛龍》《四季離歌》《干打壘》《密營》《傾聽拔節的聲音》《神秘的雪鸮女王》等。

  初涉兒童文學,王如并沒有如以往寫《家風》《撂地兒》時的單打獨斗。他設計了一個書系,聯系了五個作家,每個人寫一部。結果只出來兩本,王如的《追太陽》,王芳的《小飛龍》。

  2015年1月8日,在北京圖書訂貨會上,東方出版社接受了王如和王芳這兩本書。當年12月,兩本書出版,在讀者中引起了廣泛的好評。初次試水大獲成功,更激發了兩人的創作熱情。

  到此,大慶兒童文學東北軍的兩大龍頭試水成功。

  

  坎坷的第一個系列·稻草人系列

  ——“被上崗”的帶頭大哥

  2015年5月26日,王芳作品研討會在林甸北國溫泉舉行。大慶市文聯、大慶市作協、大慶日報社、林甸縣作家協會等相關單位近40人參加。會后休息時,王芳和作家苦瓜、趙春宏,還有一位作家楊中華湊到了一起,想一起做點什么。

  王芳說:“我想大家一起寫兒童文學,我有這個想法,但沒法帶頭,我不會帶頭哇!而且出書啥的還需要跟出版社對接,我的《小飛龍》都是王老師組織、聯系的。

  “開始我就想到了王老師。我跟他們幾個說,咱們得找個人領著咱們干,找一個咱們喜歡的人,這個人得是挺講究、挺寬容、挺大氣的。王如老師就挺好的,當時我的《小飛龍》出版都是他聯系的,他那時候就組織了幾個人一起寫?,F在咱們幾個人組織起來了,就直接把他找過來當個頭兒吧?!?/p>

  于是苦瓜去把王如拉過來。

  王如一聽,說行啊,我一直都在勸王芳寫兒童文學,你們都想寫兒童文學,這不是好事兒嘛!

  王如答應了,大家很興奮。

  王如身高近一米八,略駝背,說話表情嚴肅,走路穩穩當當,閱歷豐富,見多識廣,天生具有“帶頭大哥”的氣質。

  當時《追太陽》和《小飛龍》上市剛剛半年。

  王如創作的《追太陽》關注的是一個殘疾孩子的成長,賺取了無數小讀者、大讀者的眼淚。內蒙古呼和浩特的讀者劉海君和侯喻凡母子、李春麗和李炳銳母子雙雙來到大慶,非得見小說的主人公。良性反饋鼓勵了王如心中的一些設想,也增添了王如做兒童文學的信心。

  可是寫啥呢?那個時候大家心中還沒有策劃理念。

  因為王芳一直喜歡陽光和花,她就提議說咱們寫花唄,就叫五色花,按照五季來寫,春夏秋冬加上人生之季,這不五季嘛!于是大家就按五季花策劃的。

  “那個策劃其實很失敗,因為幾本書的內容、主題彼此沒有什么關聯性,只是題目里面都有花,內容沒有經過整體策劃?!蓖醴己髞碚f。

  但是當時大家情緒高漲,回去各自就開始寫。

  “這時候王老師就主動做起我們的頭兒來了,看著我們,給我們講道理啥的,我們有事兒就找他?!蓖醴颊f。

  但這套書出來之后,投給出版社,效果不是很好,開始只有王如、王芳、趙春宏的三本書簽了出去,木糖重寫了一本才在出版社通過。

  接受作品的未來出版社把這四本書與全國各地作家作品組成一個系列,叫“稻草人未來原創成長書系”。雖然這是集體創作的第一套書,卻出得很晚,因為出版社在做教材,一直壓著,直到今年4月才出來。

  稻草人未來原創成長書系大慶作家作品書目:王如《趕月亮》、王芳《四季離歌》、趙春宏《向陽花》、木糖《和美時光》。

  這個“一起”,挺讓人心暖,不孤獨——木糖自述

  2002年3月,我創作的小說《醉在他鄉》《名字》發表在《歲月》雜志,同年五月,《醉在他鄉》被《小說選刊》選載,《名字》被《短篇小說選刊》選載。

  之后,我陸續在一些刊物發表作品,《小小說月刊》《章回小說》《當代小說》《金山》《小說林》《北方文學》《黃河文學》等,每年都能發幾篇。

  2015年,在王芳姐的《血蓋頭》研討會之后,芳姐提出一起寫童書的想法。當時,除了我倆,還有趙春宏、楊中華,大家都是好朋友。

  我們幾人商議一番,覺得還缺個帶頭的,大家不約而同想到王如老師。王老師帶我們確定了選題之后,我們各自回家醞釀。第一次寫童書,由于自己沒孩子,心中遺憾,就想在文學世界里創造一個孩子,于是李小糖出現在構思里,她一定要異常聰明與調皮,還要格外善良。最初小說的名字叫《木糖花》。

  我們各自寫完后,王老師開始一家家出版社聯系,稿子發給編輯,一起期盼好消息,被出版社否定后,又一起心情失落。那時候我就想,為一件事,幾個人在這城市不同角落,一起等待,一起嘆息,或許有天還會一起歡悅。這個“一起”,挺讓人心暖,不孤獨。

  后來,這一系列被未來出版社相中,王老師的《趕月亮》、芳姐的《四季離歌》、趙春宏的《太陽花》全都過審了,楊中華的小說被否了,我的《木糖花》讓修改。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正在王老師家,外面下著雪,到樓下抽了兩根煙,決定不改,重寫一個。

  出版社給的時間是一個月。我沒啥思路,于是大家找個飯店坐下來商量怎么寫。主題、結構、故事走向、大體框架都是那次大家商討出來的,名字是芳姐起的,叫《和美時光》。

  那時我正在控制血糖。我的糖尿病屬于糖尿病中的“極品”,極難控制,久坐會血糖高,但又不能不寫,于是我決定站著寫,不到一個月初稿成了,王老師發給編輯。

  后來有一天,我在廣場散步,王老師打來電話,說《和美時光》過審了,要簽合同,我欣喜異常。當時哪里知道,正是那天,王老師的母親去世,他在悲痛之中,還和出版社溝通。

  木糖 原名李洪有,曾用筆名苦瓜,從創作兒童文學作品起,更名木糖。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會員、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大慶市兒童文學協會常務副秘書長。作品散見于《中國作家》《小說選刊》《北方文學》《東方少年》等刊;出版兒童長篇小說《春知的地圖》《甜孩子》《小號手》《和美時光》,長篇童話《溫泉城的奇妙夜》。

  大慶日報記者 王菲

掃一掃,手機打開瀏覽

關鍵詞:大慶 兒童文學
版權和免責聲明:
1.大慶網擁有大慶日報社所屬媒體網上發布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大慶網”。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大慶網版權所有)”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大慶網”,大慶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本文鏈接:
 
自拍三级电影